徐州赛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5312425525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酵母β-1,3-D-葡聚糖在化妆品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5-12-5 17:29:08   访问量: 文章摘要: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科学家发现多糖在生物体中的作用日显重要,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过了蛋白质的作用, 特别是在生物医药领域。在多糖产品中, β葡聚糖又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它是一种广泛存在于微生物、蕈和高等...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科学家发现多糖在生物体中的作用日显重要,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过了蛋白质的作用, 特别是在生物医药领域。在多糖产品中, β葡聚糖又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它是一种广泛存在于微生物、蕈和高等植物中的多糖, 其结构稳定,生物性强。按其来源来划分, 它又可分为酵母β-1,3-D-葡聚糖、燕麦葡聚糖、青稞葡聚塘、灵芝香菇葡聚糖等种类。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科学家就发现稞大麦中的β葡聚糖具有、降胆固醇和预防心血管病的作用,后来β葡聚糖的调节血糖等方面的作用也陆续被人们发现,逐步引起了广泛关注。其中无数动物实验结果表明,源自酵母的β-1,3-D-葡聚糖的效果是较强的,所以,酵母β-1,3-D-葡聚糖又被称之为“免疫多糖”,这是被业界公认的免疫刺激剂。

近年来, 酵母β-1,3-D-葡聚糖在医药、食品、个人护理品、饲料等领域已经得到了广泛应用,本文主要介绍的是酵母β-1,3-D-葡聚糖在化妆品中的一些应用。 1  酵母β-1,3-D-葡聚糖的结构和基本特性葡聚糖是葡萄糖分子中C21 、C22 、C23 、C24 或者 C26 位通过糖甙键相互连接而成的多糖,它主要存在于酵母的细胞壁中。葡萄糖分子间连接键的变化,尤其是三维结构(3D) 决定了β1 , 3葡聚糖(β1 , 3Glucan) 在物理化学性质、生物功能上的性。β2葡聚糖基本分子式: β(1 ,3)2D2Gl uβ(1 ,3)2D2Gl uβ(1 ,3)2D2Glu2 │ β2(1 ,6)2D2Gl un n 分子量:60 万~120 万化学结构见图1 。我们可以从结构中看出,燕麦葡聚糖是1-3 、1-4 链结的葡萄糖多糖, 而酵母葡聚糖是 1-3 、1-6 链结的葡萄糖多糖。

葡聚糖在性质上主要取决于如下几个方面:1)β葡聚糖的组成(葡聚糖连接键的类型和比例) ;2)β葡聚糖分子的三维结构; 3) 亲水基团在 — 1 3 — 综述与专论香料香精化妆品 2007 年12 月第6 期 FLAVOUR FRAGRANCE COSMETICS December ,2007, NO16 www. ffc2journal . com 图1 ,国内外关于β葡聚糖的研究结果以及结论,全部是来自酵母酵母β-1,3-D-葡聚糖的实验。

燕麦葡聚糖及酵母β-1,3-D-葡聚糖结构比较聚葡萄糖的结构的外侧。燕麦葡聚糖无需化学改性,其水溶性较好; 而酵母β-1,3-D-葡聚糖由于只存在于酵母细胞壁中,同时β(1 ,3)(1 ,6) 键是按比例分布着,这种结构极难溶于水, 所以刚开始应用于化妆品中的酵母β葡聚糖是不溶水的固体颗粒, 颗粒直径为0. 2μm ,这种形式的葡聚糖适合于在伤口愈合时使用,山梨醇是不溶的酵母β-1,3-D-葡聚糖的有效悬浮剂。

但为了使酵母β-1,3-D-葡聚糖的较强功能性发挥出来,为使酵母β-1,3-D-葡聚糖可应用于现代功效性化妆品配方中,近年来对酵母β-1,3-D-葡聚糖进行了羧甲基化改性处理(水溶性CMG),改进了产品的水溶性, 然而, 值得注意的是,在改进产品水溶性的同时, 酵母β-1,3-D-葡聚糖的羧甲基化对分子的32D2结构和生物功能也具有影响,使用不同取代度的酵母β-1,3-D-葡聚糖进行的生物学功效评价表明:羧甲基化取代度超过 75 %时,生物学功能开始丧失; 酵母β-1,3-D-葡聚糖分子被取代则会导致其生物功效的丧失。因此, 选择羧甲基的合适取代度, 对羧甲基酵母β-1,3-D-葡聚糖(水溶性CMG) 的产品生物功效和水溶性都至关重要。

酵母β-1,3-D-葡聚糖的作用机理:肌肤是人体非常重要的防御系统,是隔绝人体与外界的屏障,同时还具有生化免疫的反应系统功能。在表皮层中,肌肤的免疫系统包括细胞浆、控制免疫力的朗格罕氏细胞(Langer2 hans Cell s) 和角质细胞。其中朗格罕氏细胞近年来被证实其与皮肤内的巨噬细胞二者之间有相当的关系,在皮肤免疫上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在皮肤角质层下有许多由朗格罕氏细胞组成的免疫网络, 朗格罕氏细胞为树突状细胞, 其触角可抵达角质层细胞,是酵母β-1,3-D-葡聚糖的受体。因为酵母β-1,3-D-葡聚糖是平面螺旋结构,它与细胞膜受体的结合,引起一系列立体化学变化, 从而引起激活巨噬细胞,产生各种细胞因子(如 IL21 、IL26 、GM2CSF) 、表皮生长因子( EGF) 、坏死因子( TNF2α) 和血管生成因子(AF) 。在衰老或长有皱纹的皮肤上,表皮细胞生长因子的增加可以提高胶原蛋白和弹性蛋白的生成, 进而使皮肤的外观得以, 并使细小的皱纹消失。

图2

羧甲基酵母β-1,3-D-葡聚糖(水溶性CMG)的作用机理 :酵母β-1,3-D-葡聚糖可利于巨噬细胞繁殖,众所周知,巨噬细胞不仅是恶性细胞非专一的细胞毒素,同时它还能吸引免疫活性细胞和其它白血细胞,从而利于伤口愈合和产生正常组织。大量的临床研究试验证明: 酵母β-1,3-D-葡聚糖能很好地被巨噬细胞识别可能是由于它的平面螺旋立体化学结构引起的,而源自燕麦的葡聚糖实际效果因其化学结果的差异则很难达到这个效果。酵母β-1,3-D-葡聚糖的所有功效均源于对巨噬细胞的激活作用。尽管巨噬细胞膜受体已被分离出来, 但巨噬细胞的激活机理还不清楚。现代生物活性研究表明, 酵母β-1,3-D-葡聚糖的生物活性主要体现以下几个方面: (1) 调节人体的免疫力;  (3) 抗辐射; (4) 抗症作用; (5) 利于机体恢复, 伤口愈合; ( 6) 。

其中还证明了酵母葡聚糖的生物活性远远优于燕麦多糖、香菇多糖、金针菇多糖、云芝多糖等褶皱菌多糖中的葡聚糖活性。在当今的日本和法国等, 酵母β-1,3-D-葡聚糖凭借其较好的生物活性功效已在医药、食品、护肤化妆用品等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